主页 > 专家机器 >324自诉案黄昇勇无罪 义务律师团:人民追诉国家暴力很难 >
324自诉案黄昇勇无罪 义务律师团:人民追诉国家暴力很难
2020-08-10 阅读:481
324自诉案黄昇勇无罪 义务律师团:人民追诉国家暴力很难

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今(18)日就「324行政院驱离事件」前立委周倪安自诉时任台北市警察局长黄昇勇杀人未遂、重伤害及伤害一案,进行一审宣判黄昇勇无罪。对此,反黑箱服贸义务律师团表示遗憾,并发表声明指出,该事件至今已逾5年,人民追诉国家暴力的路途困难重重。

该声明表示,曾有超过40位被害人提起自诉,但大多都被法院以程序理由技术性不受理,多年后,终于有法官愿意进行实体调查,但除了该案自诉人周倪安外的其余29位自诉人,竟不被允许追加成为当事人,而只能以被害人身分在庭期最后陈述意见,程序参与十分不足。

义务律师团表示,324当日黄昇勇担任现场指挥官,放任配备警械或盾牌之员警强行用警棍殴打、盾牌剁击、甚至以强力水柱直射和平静坐民众,以完成强制驱离任务,造成当日受伤民众不计其数。而在法院审理过程中,透过法院勘验警方蒐证光碟,还原当晚众多警察戴着头盔、身着无法辨识身分的黑衣、脚穿战斗靴、手持盾牌及警棍对着和平静坐的民众毫不留情大量施暴的画面,显然并非个别员警失控行为,而是国家组织性进行犯罪。

但该案最终判决结果竟是黄昇勇无罪,亦即认为在场指挥净空任务的黄昇勇,对于当晚的国家暴力不用负责,义务律师团对此深表遗憾,并认为法院判决辜负了自诉人、被害人、台湾社会与海内外寻求自由民主的公民对台湾司法的期待。

该声明指出,台湾从威权走向民主已经30余年,民主转型后,自诩有别于中国、香港而保有民主法治精神的台湾司法,在此案中,却仍选择以依法令的行为作为个人免责的藉口,显然忽视了平庸的邪恶之所以孳生,正是藉由科层体制下缜密的分工、冗长的流程,使分工稀释个人自主判断的责任感,让一群再平庸不过的人,成就如国家暴力这样巨大的邪恶。我们仍希望,在自由民主的台湾,国家权力分立的制衡制度能发挥作用,台湾司法能让威权统治时期国家暴力「有被害者、无加害者」的悲情历史,不再重蹈覆辙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